寒霁

关于新剧情的吐槽,不知为什么忽然写了点很沙雕的东西

少侠发表新动态:看看人家沈老板,第一次见面就送了我一条街。再看看你们,认识了这么久帮你们跑了这么多次腿,居然啥也没送过我!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呢!!!@燕南飞@唐青枫@蓝铮

楼下回复:

@唐青枫:那个,师妹啊……白发天赏傀儡了解下?

少侠回复@唐青枫:……给大佬势力低头

@蓝铮:那我在刀上给你留了个位置?

少侠回复@蓝铮:要死了才生效现在有个鬼用

@燕南飞:在下身无长物,唯蔷薇剑长伴身侧。小友若不嫌弃,可去九华墓前取来。

少侠回复@燕南飞:不不不用了,燕大哥我真的是开玩笑的你自己留着吧……

论移花少侠对唐青枫的初印象

  不发刀子来发个糖

  ————
 
  若说少侠在移花宫时,没对那位远在中原素未谋面的少宫主心生好奇,那一定是骗人的。

  诺大移花宫中,天资绝艳之辈不胜尔尔。可子桑宫主却偏要在中原收了个据说运气极佳的小娃娃当了关门弟子。
  
  听说那还是个唐门少爷,一年里有半个年头都是要待在巴蜀唐门的。

  剩下的半个年头,也是在中原的移花宫里习艺。

  起初移花宫人多是不解,还有过一段时间的议论纷纷。

  偏生架不住子桑宫主极宠这个弟子。

  平日里往来书信,总要提一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十句话里也有三四句夸一夸他。

  那时,少侠对他的印象是,子桑宫主的爱徒,听说运气很好,人也灵秀。

  她想了想,觉得想来长相应该是不差的。

  毕竟移花宫人人爱美,宫主更甚。

  ……

  唐青枫,唐青枫,唐青枫。

  拜徒弟控的宫主所赐,少侠从小到大熟知他的性格喜好,对他的事迹更是如数家珍。

  六岁时误入中原移花宫总坛,机关重重之中,连走四十七步生门而无恙,可谓福缘之深厚。

  六岁后习两家之所长而精通,在唐门使唐门武学,在绣玉谷使移花招式,从未出半分差错,可见天资之高。

  十二岁唐门内部比试连平六十四场,武功高深之余,能胜而不胜,更显其胸襟宽广。

  十六岁卧底百日,破获一个拐卖孩童、逼良为娼、绑架撕票的集团,击杀贼伙三十六人。雷霆手段之下,也见侠义仁善之心。

  这是少侠从小到大对他的印象,她却从未见过他。

  巴蜀离东海,隔了重重山峦,与茫茫海水。

  就像中原之于移花,之于她的距离。

  少侠很喜欢子桑不寿口中的繁华中原,也很喜欢在中原的唐青枫。

  子桑宫主三年一归。回来时,她想着或许下次他可以带他回来看看。
 
  毕竟东海移花的一切人和事都很好,明玉子也很好吃。

……

  这日子一久了,大家也就习惯了有一位从未见过的宫主爱徒,偶尔好奇他生得什么模样,什么时候才回来看看。

  虽从没见过,那也是我们移花宫的自家人。

  于是少侠临出海前,苏小白相送时叮嘱一句,让她去见见少宫主唐青枫。

  说是见个面,其实是让她照应一下人家,或者说让人家照应一下她。

  离了岛,在人生地不熟的中原里,同门之间互相照应,实在再正常不过。

  少侠自是答应。

  她心想就是苏师兄不说,她也是要去见见那个她好奇了整个童年的唐青枫。

  或许,他们也是太过相像的人。一个不甘困守在巴蜀一隅之地,一个不愿终老于移花世外桃源。
  
  于是有了拜入移花,当了水龙吟盟主的唐青枫,于是有了通过花海幻境,去中原历练的少侠。

  彼时港口天高云淡,海阔天空。少侠踏上前往中原的船,意气风发,满是期待与向往。

  唐青枫于她,大抵也是向往的一部分。

……

  同为移花弟子中天赋优秀者,若说少侠从没有生过半点瑜亮之心,那真真是说了谎的。

  只是唐青枫其人委实优秀,优秀得令人仰望。

  于是那些年少时的不服气渐渐成了钦佩,变成了敬仰与崇拜兼有之。

  而移花宫重同门之情,又素来护短得紧。

  所以听着那些关于水龙吟新任盟主浮华无行难当大业的言辞,她心里是不喜的。

  且不论流言真假,那也轮不到外人来说三道四。

  甚至若非碍着大总管交代的隐藏身份,少侠还要站出来与人理论一番,或者用笛子教教对方如何做人。
 
  她又听水龙吟的侍卫长卢北川说,唐盟主看似跳脱无状,实则心中自有想法。

  于是,少侠脑海中唐青枫的形象:少年人虽心性爱玩闹,却自有成竹在胸,从未误过正事。为人洒脱不羁,亦有担当。

  能被属下如此爱戴信重,想来人格魅力定也不会少了。

……

  在江南时,少侠从齐落竹那里得了一个关于红叶扇坠的委托,听他讲了一个故事。

  关于扇子与扇坠的搭配,关于无聊与特别,以及那位挑剔到有些龟毛的唐门大少爷唐青枫。

  他笑着说“误交损友”,语气里却没有一丝的不满,反倒透着与挚友的亲近。

  她听着齐谷主对红叶扇的描述。

  珊瑚为骨,琥珀为坠,以夕照染香。

  那时黄昏落日,夕照花开,少侠闻着报信时袖间不经意染上的一缕幽香,心念一动。

  以扇观人,足见品味不俗。想来那位她素未谋面的少宫主,为人也定当风雅隽秀。

  移花素来喜好风雅,无论是物,抑或是人。

  思及此,少侠自然也心生欢喜。

  扇坠尚缺缨络一枚,她笑着受了齐谷主的请托,待明日前去与谢巧樱说和一番,成人之美。

  “如此风雅,想来唐盟主也会喜欢。”

  那时她尚不知,这位唐盟主她早见过,正是她在枫桥镇结识的友人唐二。

  当然,后来她就知道了……

……

  “哎,原来师妹曾经对我有过这么多想法啊。”

  如今的少侠捂着脸,“别说了都怪我当初太年轻……”

  人生总是充满了意外与惊喜。

  例如,她面前这人。

  唐青枫哈哈一笑,对她的吐槽倒也不以为忤。

  他折扇轻轻展着,扇间红叶栩栩如生。

  “那现在呢?”他眨了眨眼,笑着问她,“师妹现在觉得我是个什么人?”

  这个问题实在有些难回答。

  少侠抬眸,望着他,忽而一笑。

  “现在?”她笑道,“自然是我家唐师兄啊!”

  “嗯,说得也对。”

  唐青枫折扇一合,眉眼泛笑,“你家的。”

————

唐我——梦

(上篇)

少侠觉得今天的唐师兄好奇怪。

非常奇怪。

她托着腮坐在窗边,望着书桌前正埋头处理公文的唐青枫。

一会儿见他放下公文,扶着额,似有疲累之色。她不禁上前伸手,如往常一般为他轻轻揉了揉鬓角的穴位。

“唐师兄,今天要处理的事情很多吗?”少侠有些心疼。

不料唐青枫竟下意识地抓住了她的手腕,力道还不小。

他定定地看着她,看了许久,似是怎么看也看不够。

在他目光下,她由起初的淡定,到最后有些不知所措的慌乱。“呃……唐师兄,怎么了?”

他喉头一滚,垂下眸敛去莫名神色。

“没什么……”

他渐渐松开了她的手,进而如以往一般轻轻笑道,“师妹,你回来了啊。”

“所以我都坐在这里这么久了你才发现?”少侠忍不住吐槽。

……唐师兄今天真的非常奇怪。少侠想。

这一切都要从半个时辰前说起。

今天少侠好不容易结束了手头的事宜,刚从外头赶回来,她如往日一般兴冲冲地推开书房的那扇门。

“唐师兄我回……”来了。

门开的那一刻,少侠出乎意料地没有看见以往的那抹蓝衫,反倒是见了一个陌生的白衣人影。

她下意识地在心里“卧槽不会走错路了吧”,一面道歉并打算合上门。

“不好意思打扰了,不知阁下……呃,唐师兄?!”

白衣青年抬首,在晨光下露出如玉般的俊秀脸庞,他眼底还带着些许错愕神色,竟是少侠熟悉无比的唐青枫。

“……师妹?”

唐青枫下意识站起身来,走近了几步,又硬生生在书桌前止步。

少侠见他青丝墨发披肩,以白玉为簪轻轻束在脑后。宽袖长裾,衣上除却白色,还有极轻极淡的青绿二色,浅浅勾勒出的如水墨丹青般的纹路。

这样的唐青枫眉目间少了年少的跳脱,平添了几分沉稳,如芝兰玉树,庭边修竹,自有君子气度。

“唐师兄今天怎么忽然换了身打扮?”

少侠心想难怪她一眼差点没认出来。

“……嗯。怎么了,难不成师妹是觉得这样不好看吗?”

他下意识想拿红叶扇展开来摇一摇,再笑一笑,就如以往一般打趣她。

腰间一摸却摸了个空,眸光一暗,手指不住摩挲着冰蓝色的玉笛,微凉。

少侠倒没注意到这个小动作,只托着腮打量了一番,点了点头。“是挺好看的。”

唐青枫笑笑不说话,重新坐回书桌上前处理公文。

他说,“师妹,帮我倒杯茶吧。”

“哦哦……好!”她忙抬手为他斟茶,递到他手边。

他于公文之间伸手接过,抿了一小口茶水。

依旧是恰到好处的温热,入口甘而不洌,沁人心脾。

明明是一样的茶水,为何就是觉得少侠递给他的……格外不同呢?

唐青枫不敢再去深思。

他看着她的侧脸,一如往昔。

心道,如果能一直这样,那该多好……

……

少侠只觉得今天的唐师兄吃错药了。

“我一个大活人坐在这里这么久了,刚刚招呼也打过了,师兄你才发现我回来了啊……”

她说话时不由带上点亲昵的抱怨。

这未免也太迟钝了点吧。

唐青枫不答,只走过来,紧紧拥抱了一下她。

少侠忽然闭嘴了。

唐青枫很少做这样过于亲密的举动。

挨得近,她甚至闻到了他身上夕照花的香气。

“那个……唐师兄啊,我不过走了半个月而已,不、不至于这么激动吧?”

少侠脸都红了,心跟被小鹿撞了似的,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坦白说,还有点慌。

“抱歉师妹,是我太过激动,失礼了。”

唐青枫过了好久才缓缓松开她,然后道歉。

“咳,没事……”离开了他的怀抱,少侠竟觉得有些不舍起来。

但她也实在没法厚着脸皮说唐师兄要不你再抱我一下吧。

于是她红着脸看向窗边,不敢看他。

“师妹。”

“嗯?”

“你这次回来……”千言万语在舌尖绕了三圈,也只道,“打算留多久?”

“不知道,看看情况吧。”

她摸了摸鼻子,掰着手指头数。

“前段时间答应了蓝铮师兄要去一趟五毒,关于燕大哥的事我还要去杭州看看,还有百晓生写信邀我去座子轩谈判,事关青龙会不得轻忽……”

唐青枫忽然怔了一下。

“师妹,你还记得今年是我们相识的第几年吗?”

少侠觉得奇怪,但也如实报了。

“算算时间,也快是第三个年头了。”

少侠见他久久不语,奇道,“唐师兄,怎么了?”

“不,没什么……只是忽然有些感慨。”

唐青枫垂下眸,说,“原来不知不觉间,与师妹已经相识这么久了。”

“是啊,三年了。”少侠感叹。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唐青枫根本无心处理公文,走神得厉害。

时不时,抬眸看一眼窗边的少侠。

在她看向窗外风景时,他就盯着她的侧脸发呆。

当她扭头看来时,他又低下头看着手中的公文。

她若看得久了,他还抬头,朝她眨了眨眼,一笑。

少侠默默收回眼神,红了耳尖。

怎么会老觉得唐师兄在看她?好像未免太自恋了点吧……

事实证明,不是她自恋。

唐青枫就是在看她啊。


午后,窗外的阳光正好。

唐青枫忽然开口,“师妹,你别坐在窗边了,来坐我旁边吧。”

“啊?这……”

“窗外日头大,等下晒到对皮肤不好。”他说。

少侠一脸欲言又止,心想她行走江湖何曾讲究过这些,莫说只是晒个太阳,便是刮风打雷下雨,不也一样见天往外跑?

唐青枫观她表情,状似沉吟了片刻,放下笔。

“那好吧,方才是师兄没说实话。”他正色道,“盖因师妹坐在窗旁令我频频分神,以致无心处理公务,所以……”

“……好了好了,师兄我知道了。”

妨碍公务这顶帽子扣下来,少侠也只得乖乖起身换个位置。

尽管她内心吐槽,坐在窗边会令他分神那坐他旁边就没事了吗……

见状,唐青枫的脸色柔和了几分。“乖。”他嘴角微弯,露出一个真心的笑来。伸出手来,大概是想摸一摸她的头,中途不知为何又作罢。

少侠习惯性帮唐青枫整理起了面前书桌。

望着那一沓厚厚的待批示文件,她不由蹙了蹙眉,“这么多?”

唐青枫“嗯”地应了一声。

似觉敷衍,又忙补充道,“其实这也不算多了……”

往日有得是时候,比这更多。

“……果然,是因为青龙会的事吗?”

少侠皱了皱眉,觉得心疼他,不免有些懊恼。

“若我能为师兄分忧就好了。”

唐青枫飞快地批阅完手头的公文,又取过另一份。

闻言还不忘眨了眨眼睛,对她一笑,“师妹眼下不就是在帮我了吗?”

“啊……可我现在什么也没干啊?”

“谁说的,师妹不是在陪着我吗?”他翻开公文。

少侠眼底余光瞥见公文一角,忽然觉得奇怪。

“咦,这上面写的是?”

她习惯性倚过来,欲瞄一眼他手中公文的内容。不料公文却被唐青枫手疾眼快地迅速合上了。

“呃……唐师兄?”少侠眸中不由泛起错愕之色。

唐青枫反应过来自知失态,却也不加解释,只随手将公文往桌上一盖。

他笑着说,“没什么好看的,不过是些琐事罢了,何必让师妹见了心烦?”

“待师兄处理了这些,再带师妹四处逛逛散散心可好?”

他说得轻巧,少侠却心知没这般简单。

若只是琐事,怎会递上水龙吟盟主的案桌?

若只是琐事,唐师兄何必遮遮掩掩不让她看?

回想起方才惊鸿一瞥,看到的“天峰盟”三字……

她心里许多猜测,但也到此为止。

唐青枫不说,就是他不想说,而她也不会多问。这是属于少侠的体贴和信任。

于是她坐下来,随手拿了个桌上洗净的果子往嘴里塞,再嘟囔了一句,“老是神神秘秘的……”竟绝口不再提。

唐青枫忽然一伸手,拂去她嘴角边沾着的一点果汁。

这个动作实在让人浮想联翩。

少侠被他一惊,脸颊刷地绯红了一片。

“唐唐唐师兄……”她结结巴巴,“你、你干嘛呢?”

他若有所思,眸光有点亮。

(下篇)

少侠觉得今天的唐青枫非常奇怪。

叫她倒茶,倒来了又不喝,光顾盯着茶叶……和她的手,然后发呆。

少侠看来看去,还喝了一小口,也没觉得今天的茶水里有什么玄机。

不让她靠窗,说外面太阳太大,特意把窗帘拉上。

少侠表示,她真的没那么娇气,也不怕晒黑。

她伸手帮他整理公文时,不小心看了一眼,被他慌慌张张地合上了。

少侠心想我都参与了多少回了,现在才想起来保密会不会太晚?

少侠心里委屈,都忍不住想拍桌而起了。

可她想这样做时,唐青枫就静静看着她,眼神里居然比她还委屈。

那双漂亮的眸子深处,甚至浸染着一点隐忍与哀伤。

少侠……少侠她又坐了回去。

好吧,这个老对唐师兄心软的毛病真的没救了。

如果这时她抬头,就会发现,唐青枫脸上并没有带着以往那般浅浅的笑意,而是黯然。

他紧了紧拳头,又松开,叹了口气。

其实不是他想避而不答,而是,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与她说。

即便是唐青枫,也有完完全全,无能为力的事情。

例如,眼下他抽屉里放着的一件饰物。

它本该戴在少侠身上的。

说起来,除去奇奇怪怪的举动以外。

少侠觉得唐师兄似乎成熟了一点,虽然莫名比以前更黏人。

这矛盾吗?不不,这并不矛盾。

唐青枫的确是成熟了。

加之他着了一身风雅白衣,举手投足,气度皆可入画。

觉察到她目光时,他依旧会扬起笑容,顺势调侃她几句。

笑里,也依旧是轻松惬意的。

只是少侠还是觉得,唐师兄是沉稳了不少,不如以往跳脱了。

这样的改变,好像也没什么不好……吧?

少侠在隐隐不安。

这时书房外,有人来敲门。

不等少侠起身,唐青枫先行一步,上前开了门。

他就站在门口,与人交谈了几句,很快处理了一桩突发事件。

待一回头时,却忽然不见少侠人影。

唐青枫的瞳孔猛地一缩,心跳停了半拍。

直到他看见窗外,少侠抱着一只小猫从屋檐跃下。

在阳光下她回头,对他一笑,“唐师兄,怎么了?”

唐青枫怔怔地看着,不舍得错开眼。

直到她站在那里,目光渐渐疑惑。

“师妹……”他反应过来,如常般笑,“原来师妹在这里,我还以为师妹又出了什么事,提前走了呢。”

“唐师兄。”以少侠的眼力,没有错漏唐青枫方才眼中一闪而过的惊惧,与悲伤。

她心里奇怪,却没有拆穿,只是笑了笑。

“方才我听见了这小家伙的叫声,见它在对面屋顶上下不来,怕它摔了,一时情急就翻窗出去……”

她顿了顿,“没吓到师兄吧?”

“……怎么可能?也不想想师兄是什么人,哪有那么容易被你吓到。”他笑。

说谎。少侠心想。

从方才起,唐青枫的视线就再没离开过她身上。

对了,紫阳总舵最近养猫了吗?

唐师兄说,“这是红渠新养的,快混成总舵一霸了,每次晒太阳非得占着屋顶上最好的位置不可,师妹其实完全可以不用管它的,它会自己下来。”

说着,他把小猫从她怀中带离,熟练地喂了小鱼干后放生。

轻车熟路,虽说少侠没见过,但的确是家养喵没跑了。

少侠不觉有异,心道果然是在外面浪太久,都快与大家脱节了,连红渠姐什么时候养了猫都不知道。

她不知,唐青枫带着怎样的庆幸,怎样的心有余悸。

方才那一刻,他以为要再度失去她了。

是的,再度……

唐青枫失去了他心头最明亮的火焰。

以最决绝,最无可挽回的方式,生离死别。

他的心上人在最好的年华,死于江湖的恩怨情仇之中。

她走之后,他独自一人枯坐窗边,听了一夜的雨声。

像极了初见时,枫桥镇的那一夜。

夜深忽梦少年事,他也只有在梦里,才可能再见到她吧。

就像现在。

少侠她抬起眸来,正欲言又止。

唐青枫却先一步站起身。

“师妹,跟我去一个地方。”他一把握着她的手腕。

“啊?那这些公文怎么办?”

他拂袖随意将桌上公文堆到一边,“一会儿回来再处理,我们走。”

“唉等等……唐师兄!”

唐师兄果然又翻窗户偷溜出去了。

这次还拐带了她。

少侠觉得之前对唐师兄成熟起来了的想法,完全可以喂狗了。

这家伙随性起来,完全,完全和以前一个样子嘛!

见她气鼓鼓的样子,唐青枫倒是哈哈大笑,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脸。

眉间的郁气,似乎都一扫而空。

如果是一场梦的话,他尽可能的,想让它更久一点。

让他再多看一眼,以前的师妹。

九华,芳华谷。

少侠蹲在一旁,看唐青枫自桃花树下挖一坛子酒。

皎白衣角上不小心沾了点泥,而显得格外显眼。

他不以为意地轻拂了拂,继续。

倒是少侠心疼,忍不住让他站一边自己上手挖。

她挖得认真,没注意旁边唐青枫怀念的眼神。

“唐师兄,这坛酒是你埋的吗?”

“嗯。”他沉默片刻,点头。

这坛执子之手,是他与她一起埋下的。

现在,能与她一起开封,再好不过。

今夜,万里无云,星辰满天。

他们在树下喝着酒。

“天上的星星,真美啊。”

“唐师兄,你知道吗?小时候师姐对我说,人死了以后,都会变成天上的一颗星星,继续守护着地上的人……”

“你说,我死以后,会是哪一颗呢?”她玩笑似地问唐青枫。

唐青枫仰头望天,观着浩瀚星河。

他说,“自然是,天上最亮的那一颗了。”

少侠哈哈一笑,“师兄别逗了,天上最亮的那颗星星是启明星啊……”

唐青枫却没有笑,只静静看着她的眼睛。

他认真道,“在我心里最亮。”

一贯潇洒不羁的唐师兄眼下居然那样认真,认真得竟不似说笑。

于是少侠忽然也不笑了。

唐青枫当然没有说笑。

在以前的很多个晴天的夜晚,他也像这样抬头望天,习惯性想去寻找属于她的那颗星星。

这总让他觉得,无论走到那里,她还在他身边。

但没有一个夜晚,像今夜一样。

她是真真切切,坐在他旁边,触手可及。

眼睛一如最明亮的星辰。

唐青枫想,这个梦真是要命。

他都不愿醒来了。


少侠喝多了,支着头,眸中带着醉意。

她说,“唐师兄,你、你今天好奇怪哦……”

“有吗?我觉得还好吧。”他说。

“对啊!”她皱起眉头思索,“我觉得你今天看上去很……很……”

唐青枫见她在那里“很”了半天也说不出话来,笑笑正打算转移话题时,却闻她道,“……很难过的样子。”

唐青枫一愣,垂下眸来,“我没有难过啊。”

和师妹在一起,怎么会难过?

她涨红了脸反驳,“可你看我的眼神明明就,就很难过啊。”

唐青枫难过吗?

他当然是很难过啊。

可人人都觉得洒脱如他,是不会将悲伤埋在心头太久的。

久而久之,直到连他自己也认为,自己已经走出来了。

原来没有。

“师妹,我果然还是很难过……”他轻轻对她说。

我很想你。


“唐师兄……别难过了……”

少侠不胜酒力,竟趴在桌上睡了过去。

天边一轮弯月,撒下淡淡的银辉。

更深露重,唐青枫脱下外衣,正要盖在她身上。

却见她自手指起,渐渐透明的身体。

如幻梦一场。

再是美好的梦境,无论如何精心去维护,也总是会有醒来的时候。

少侠消失了。

所以唐青枫的梦,该醒来了。


……

“师妹,师妹,醒醒……”

少侠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

一身蓝衣,绣着枫叶暗纹。

她再抬眼往上,是唐青枫那张俊秀的脸,无可奈何中透着些许温柔宠溺。

他寻了件外衣给她披上,“师妹怎么睡在这里,就不怕着凉吗?”

少侠抓着衣角,揉了揉眼睛。

“咦,唐师兄你这么快又换了一身衣服……”

“什么叫又换……我不是一直都是这个打扮吗?”他拎着红叶扇,一边轻敲了敲她的头,慢悠悠笑道,“师妹莫不是睡糊涂了?”

少侠的确觉得自己有些糊涂了。

她努力回想,“唐师兄,我觉得你昨天……”

“嗯,我昨天怎么了?”唐青枫笑着看过来。

“没什么,我好像记得你昨天穿了一身很好看的白衣,我们还去了芳华谷喝酒看星星……就在那棵桃花树下,还有……”

她仰头问他,“唐师兄,总舵里养猫了吗?”

这个问题问得好。

唐青枫心想,紫阳总舵没有人养猫。

不过师妹如果喜欢的话,他倒是不介意与她养一只,虽然要花上些时间照顾,但听上去也不错。

重点当然不是猫,是与师妹一起养猫。

唐青枫开始琢磨一下可行性。

至于她方才说的那些,唐青枫自然也没有当一回事。

师妹近段时间事忙,昨天从外面刚回来,还没等见着他,竟先累得趴在书房的桌上睡着了。

唐青枫为此很是心疼。

想来也是她太累了,才一时分不清梦境与现实,错把梦中的场景当成了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唐青枫展开红叶扇摇了摇,心想,大概是因为师妹平时就老惦记着吧。

不过也不打紧。他折扇一合,朝她笑道,“芳华谷的美酒是不错,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师妹今日与我去小酌几杯,如何?”

“可是公文还没处理完……”

“不过一些琐事,哪有陪师妹要紧,回来再说也不迟。”

“可是,可是红渠姐不会生气吗?”

“嘘,所以说我们要悄悄地,师妹一定要为我保密啊。”

唐青枫眨了眨眼,眼中带着狡黠的笑意。

窗外,阳光明媚,草木青葱。

梦醒了。

——————

论喝醉以后的小剧场

没什么好看的,大概就是个吐槽吧,记录一下。


一天,少侠和唐青枫喝酒,喝着喝着喝多了……

少侠:(醉后控诉)你、你老是让我给你跑腿!还不给工资,太过分了……

唐青枫:(压力山大,顺着她连连点头)好好好我错了,下次再不让师妹为我跑腿了……可好?

少侠:你……你!(委屈得红了眼眶)哇~我为你出生入死你居然用过就扔还抛弃我……太过分了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唐青枫:……

天刀生存游戏

第四章

    昨晚下了一夜的雨,终于在清晨消停了。

    此刻正是腊月,九华春寒料峭,雨后清风拂过,在晨光熹微中也是凉意不减。
    
    换了身衣服的你顶着个黑眼圈打哈欠,此刻坐在藏锋谷路边的客栈旁,老老实实扒拉着早餐。

    先一碗热气腾腾的姜汤,辛辣入喉驱散了一夜冷意。你起初不习惯这种味道,险些被呛得涕泪横流。
   
    不过习惯了倒还好,客栈老板娘的手艺还是不错的。再者昨夜你淋了一晚上的雨,正好驱驱寒,免得感冒。
     
    你捏着鼻子把姜汤咕嘟咕嘟给灌下去了。

    正缓着气时,听见旁边有人或窃窃私语,或高谈阔论。

    “听说了吗?昨晚孟家被人灭了满门啊……”

   “上下几十条人命呐,就为了那什劳子图谱,一夜间说没就没了!哎呦,造孽哟……”
   
    拍桌,“这血衣楼还真是嚣张!还有没有王法了!”
    
   “嘘~小点声,别让血衣楼的人给听了去……”

    前•血衣楼杀手•你:“老板娘,来一笼包子。”

     ……

    蒸笼里是新出炉的包子,皮薄馅足汁多,还冒着热气,不由令人垂涎。
    
    你颤巍巍地伸长筷子去夹,夹了好几次没夹上来。好不容易夹起来了,偏生手一抖,又给掉下去了。

     ……好心疼。

    昨晚的任务看来是失败了。整整一夜下来,连孟家的边都没摸着,更别提化清寺前的那一战。

    你将全部的精力,都花在如何摆脱水龙吟的追兵,以及紧紧缀在你后面的家伙上。
    
    一想到这个,你就恨得牙痒。

    唐、青、枫!

    我记住你了!下回在野外千万不要落单!不然我一定……

    呃,好像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你好心塞。

    回想昨夜,你更心塞。

    对于这位年轻的水龙吟盟主,你早心知他可不是如今外人盛传的那般浮华无行,却不免还是低估。

    当时他的目标不在杀人,只意于擒下你。故而出手时也不带杀意 ,几招之内依旧是行云流水的写意。

    无影天丝轻扬,红叶掌中流转,袖间出寒芒。

    唐门的身法也是灵动,素有半步半影之称。

    他甚至未用传闻中的移花武学。可几招下来,你依旧感觉阵阵铺面而来的压力,不得已远遁而逃。

    无怪子桑不寿在唐青枫十八岁就传位于他。携妻退隐江湖不问纷争固然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原因,是唐青枫已有了足够的资本,足够的能力,支撑起诺大一个水龙吟声名不倒。

    哪怕他今年才十八岁。

    你回忆了一下初见时惊鸿一瞥的那双眼睛,那张脸。
     
    那样年轻,那样俊秀,如寻常公子哥一般。

    你想,这大概就是大佬与咸鱼之间的差距了。

    想想人家年纪轻轻一学就学两家,不但武功好,轻功还那么高,追着你溜了一路不费劲。

   要不是中途出了点意外,你寻隙甩开他,再打晕一个水龙吟的人扒了他衣服伪装,跑不跑得掉还另说呢。

    不过纵使如此,也是一宿追逐。此刻的你只要一放松心神,便觉浑身酸痛得宛如被大卡车碾过一样。

    此刻夹着筷子的手都觉得不住颤抖着。

    不说了……又掉了一个包子,愁。

    你索性直接拈起包子递到嘴边吹了吹。先是小心试探着舔舐,细细吮去鲜美的汤汁,再啃了一口带馅的。

    嗯,三鲜馅的,好次。

     

    八卦还在继续。
 
   “你说这事儿好歹也出在九华的地头上,孔雀山庄不管,这水龙吟怎么也不管管……”

    “管了啊,怎么没人管?水龙吟的人今天不是去看了,还帮着人家收尸来着吗?”

    “嗨,那顶什么用啊!”

    “这非亲非故的谁能管这么多?嘿嘿,再说人心隔肚皮啊,谁知道人家怎么想……”

    “听兄台的意思,似乎里面另有隐情啊……”

    ……

     啧啧,听这一桌子的阴谋论。

     温热的食物入肚,你总算恢复了些许气力。于是你一边啃着包子,还有闲心听八卦。
 
     “……你们这都哪儿跟哪儿啊!依我看,分明是水龙吟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昨夜,我听说有黑衣人闯入了紫阳总舵……”
   
   “不是吧,那可是天下四盟之一,水龙吟的总舵啊……”

    忽然有人神秘兮兮开口,旁边的人纷纷感兴趣地凑过来。

    咦?叼着包子的你也顿时竖起了耳朵。

    这届水龙吟不行啊,消息这么快就走漏了?

    出于某种不为人道的小虚荣心,你侧耳听了听旁人的评论,听了一段时间之后,感觉……

    咦,昨晚除了你是不是又有人潜入水龙吟了。

    他们说的那个大佬是谁?
    
    你仿佛知道了江湖流言都是如何诞生的。

    你见着左边窗户侧一个穿着蓝衣的疑似水龙吟弟子涨红了脸企图拔出腰间佩剑,而旁边一个看着年长些的赶紧拉住他低声劝些什么。
    
    心中默默给这个还在高谈阔论的哥们点了个蜡,怕不是要被套麻袋揍了。

    也不想想这里可是九华,水龙吟的地盘。

   
    客栈里的闲杂人等依旧在议论纷纷,却很快又转了话题。
    
    这回谈论的是,蔷薇剑燕南飞。

    那位在近几年来声名鹊起,剑挑数十武林高手的强大剑客,近来到了九华,又在化清寺击败血衣楼的杀手血玲珑,为武林除去一大害。
    
    他们个个说得头头是道,仿佛亲眼见到一般。

    
    你点了一笼包子,又点了一壶茶水,正埋头吃着。

    门口忽拂过一阵风,又有客人步入了客栈。
  
    紫衣白袍配高冠,举手投足自有章法气度。他怀中抱着一柄长剑,剑鞘古朴文雅中透着点精致。
    
    他的脚步,每一步都极稳,恰好踏在点上。
    
    风姿卓然,气度不凡。

    他来时未惊动其他人,只静静坐在角落的一侧靠窗位置,要了一壶酒,七八个小菜。
      
    那柄剑,从头到尾不曾离身。

    你知道这剑叫什么名字,你也知道这个人是什么人。

    伴随耳边的议论纷纷,你忽然有些想笑。

    江湖上成名的大侠,都喜欢这样暗搓搓地坐在客栈里,一本正经地听着江湖人对自己的八卦吗?
   
    不过不管怎么说,能在此地见到他,着实是一个惊喜。
   

    
    似是察觉到你的注视,他偏过头看来,那双褐色眸子对向你的时候露出些许诧异,转而微微一笑。

    你也扬眉一笑,遥遥朝他一举杯。

    只觉,自昨夜起心头的那一点遗憾,在此刻烟消云散。
     
     杯中无酒,只有茶水。你索性以茶代酒,在他的目光下豪爽地一饮而尽。

     你起身,干脆利落地唤来店小二结了帐,迈开步伐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客栈。
    

随手摸鱼一发唐我。。。。。

   
     少侠提着酒走过繁华街市,沿着林荫小道,步入郊外一处空旷所在。

    月下,一道蓝影独坐,静候多时。

    石桌上有杯,有碗,有筷,还有瓜果小食,皆是双份。
  
    “唐师兄!”

    唐青枫闻声抬眼望来,见是她,眉眼舒缓开,缓缓露出了一个笑。

    “你来了。”他笑,“怎么这么晚才来?”

    “路上耽误了点时间……”
    
    少侠也笑,顺手将酒坛递过来,“遇上了一位很可爱的小姑娘,忍不住与她攀谈了几句。”

    这倒不是什么大事。

    唐青枫不以为忤。他放下折扇,顺手接过酒来嗅了嗅,颇有些意外地挑眉。

    “不是上次开封的半盏醉?”他问。

    “半盏醉太烈了不合适。”

    少侠一边斟酒一边解释道,“还是桑落酒轻淡些……”

    唐青枫不言不语,只笑吟吟地看着她。

    少侠脸色僵了僵,不自在地抵唇清咳一声。

    “咳,地板太凉……”

——————
咳,能看懂我暗示的举个爪

又一脑洞。。。。

如题,这个是我一个唐我脑洞。
假如少侠是唐青枫的同门师姐,比他大了四五岁看着他出生到长大的那种………
第一人称向,中短篇左右,先发个片段预告
咳,我知道我的坑有点多了,慢慢填吧
——————————

     彼时唐青枫年一十有五,已长成了翩翩少年郎。虽比我小,看着身量比我还高些。

     一举一动彰显世家风度,又带着天生洒脱不羁的少年意气。

     这样的少年郎,最是招小姑娘们喜欢了。方才我见窗外还有不少姑娘红着脸偷瞄他。

     忽然隐约有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成就感。虽说是师弟,那也是我一手拉扯大(并不)看着长大的青枫师弟嘛。

     我起了几分促狭之心,故意揶揄于他。

    “说起来我看师弟年纪也不小了,也是到了该议亲的时候了……”

     唐青枫一愣,红叶扇险些脱手,耳根忽然红了。我见着有趣,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不过只一瞬,他便反应过来,口中只笑嘻嘻道,“还早着呢,师姐莫要打趣我了。”

     “有钟意的姑娘了没?”我凑近了八卦。

     “那个……”他脸更红了,忙挪开视线,出乎意外地含糊其辞,“大概,咳,大概是……”

     欸,看着有戏!

     “哦~”我眯起眼睛,笑着追问,“不知是哪家闺秀,我回去禀了夫人,为你上门提亲可好?”

     “哪有?冤枉啊~”他叫屈,“师姐你也知道,我平时不是在唐门,就是在移花宫,哪有时间去见什么姑娘……”
    
     “哦,真的?”我不死心。

     被打趣得狠了,他反倒镇静下来,只浅浅笑着反问道,“若真有这么一个人,师姐会不知?”

     说的也是……

     我失望地垂下眸,哀叹了一口气。

     我就说,这小子平时就滑不溜秋的叫人抓不着,要真喜欢上人了还能让我知道?

     “我若真喜欢上了人……”

     唐青枫坐在旁边早已为我剥好了爱吃的栗子,又亲手递过来一盏茶,眉眼间还含着笑。

     “定会让师姐知道的。”他笑道。

     “切,可别只是说说而已……”

     我抿了一口他准备的茶水,恰是温热。

     忽然福如心至,笑道,“不过师弟这般体贴,若哪家姑娘有幸嫁了你,定是有福气的。”

     他眨了眨眼,不答反笑。

     “以我看,师姐这般温柔体贴善解人意,谁娶了你才是真有福气。”

     “你就净胡说八道吧……”

     “那好吧,我还少夸了师姐的天生丽质与冰雪聪明,不过我觉得这个人尽皆知不必夸了……”

     ……你看,我就说他这样嘴甜会说话的少年郎,肯定讨女孩子欢喜。
       
    

天刀生存游戏

第三章
      
    这一切究竟是如何发生的呢?
   
    你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想。
 
    四个小时前,你还在自家温暖的房间里。
  
    三个半小时前,你在水龙吟总舵的屋檐上吹凉风。

    在不到半个小时之后的三个小时里,也就是一直到现在……
   
    你被水龙吟的人撵得上窜下跳,慌不择路,比哈士奇还惨。

    咳,事情其实是这样的……

    一切的一切,都要先从系统的任务界面开始说起。

    虽然你觉得你的系统很三无,但它其实还是会给你发布主线任务,定时定点给你奖励的。
 
    例如,眼下你领到的新手奖励。

    十瓶红蓝药,随身空间包裹一个(系统自带),我意凌云大轻功试用版,还有一次御风神行免费传送的机会(之后要靠刷新)。
   
     当然,原身的武学和记忆这个是不纳入其中的。

     怎么说呢,总体还算不错的保命技能,这也是你考虑听从它做任务的原因……之一。

     
     可坏就坏在御风神行的试用上了。

     你手一抖,点错了。

     传送到了离云笈水榭非常近的地方。

     水龙吟的大本营,紫阳总舵。

     ……此处应有死亡BGM。


    似有所感,唐青枫忽然止住声音,在旁人莫名的眼光下,他忽一抬首朝一个方向看去。

    隔着重重屋檐,正巧对上你的眼睛。

    三更半夜,一身黑衣,行踪鬼鬼祟祟,还偷听他们讲话……怎么看都是不怀好意吧?

    你心头咯噔一跳,顿感不妙。

    果不其然,在下一刻,唐青枫合拢了折扇,嘴角微勾笑道,“梁上的朋友,既然来了,何不下来一见?”
    
    他笑得清朗,眼神却是蓦然一凝。

    “大驾光临我紫阳总舵,有何贵干?”

   
    糟糕!

    你想也不想,足尖一点急急向后撤。

    暗器直直钉入你方才站过的瓦上。

    险之又险,只差分毫!

    “什么人!胆敢潜入我水龙吟!”耳边有人惊怒喝道,噪杂声,喧嚣声一时划破夜空。

    这下真的是闹大了,甚至都惊动了水龙吟盟主……等下任务还能做下去吗?

    可是你顾不上,你什么都顾不上了。

    
    看不清对手的攻击轨迹,也分不清对方的意图。
   
     一切都在瞬息之间变幻,你甚至来不及反应,全靠身体下意识的本能行事。

     足尖点在屋上檐,一个借力,瞬间俯冲而下。

     也几乎是同时,你于半空中自腰间拔出一把匕首,掷向唐青枫。

     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金石相交之声,匕首被红叶扇以巧劲拨开,叮当掉落在地上。

     唐青枫执扇长身玉立,身形半步不退,攻势难免有一瞬的停顿。也是借着这一点微末的时机,你得以一个后空翻,安然着陆。
    
     一气呵成,完美!

    ……才怪。你摸了摸脸颊一道新添的血痕,暗器所伤。庆幸吧,唐门暗器从不淬毒,而唐青枫此刻意在制敌并非杀人。

     甫一交手,上下两分,你心知远不是唐青枫的对手。

    
     此刻水龙吟其他人再迟钝的也该早反应过来了,纷纷握着兵器打算围上来。

     轻功落地的那一瞬,你咬着牙,看也不看躲开旁边那人扫来的掌风。

      全身的真气调动起来,反手就是一招……

     ……掉头就跑。

    
     你不忘摸了摸自己狂跳不止的小心脏。

     开什么玩笑!谁要和唐青枫打架啊!

     你以为人家设定里集两家之长武功深不可测是开玩笑的吗!!八个傀儡是摆来好看的吗!!
   
     你以风骚的走位再次躲过角落里忽然冒出来的傀儡。

     没看见旁边还杵着个李红渠吗?谁给你的勇气以一敌二和水龙吟正副盟主正面刚啊梁静茹吗?!

     你再次庆幸丐帮近身打法,而李红渠轻功没你好,暂时近不了身。
    
     不过这也不一定是个好消息,你看见一个穿白毛领子的太白剑客拎着剑过来了……
    
     ……溜了溜了,再不快溜等下就演变成单挑整个水龙吟总舵了。
  
     就是不知到时候青龙会是为你批一个因公殉职,还是讥笑你太蠢……你胡思乱想着。
   
    于是你跑得顺理成章,跑得理所当然,没有半点心理负担。
    

     你一跑,唐青枫自然身形一动便追。

     天乌蒙蒙的,无论是屋檐上,还是山道边,风都很大,吹拂着衣衫帽檐。
   
     后下起了瓢泼大雨,雾气遮去视线。

     这一跑一追,就是一夜。

     你成功地累成了一只汪。

     

    
   

唐我小刀片

今天,阳光明媚。
你在路边遇见唐青枫,并一如既往笑盈盈地向他打了个招呼。
“唐师兄早,今天天气真好~”
可唐青枫却似完全没注意到你,从你身边径直走了过去。
路过的水龙吟弟子见到他,纷纷向他行礼。
你见他颔首,笑着与他们寒暄了几句。
正失落时,却闻他回首唤你名字。
“今天天气真不错,不如一道去游湖如何?”

今天,是七夕节。
你难得换上了极好看的衣裙,与唐青枫一起在开封的街头散步。
不出意外的,他就被好几个姑娘围上了。
有搭讪的,递手帕的,塞香囊的……更有那胆大的,竟是当面表白了心意。
“多谢厚爱,但在下已有了心上人,万不敢领受姑娘美意。”
他含着礼貌而疏远的笑,一一拒绝了。
“唐师兄还真是受欢迎啊……”
一旁的你不由感叹。
他不答,只一边喝着酒,仰头看向天边。
“师妹,今晚的月色是不是很美?”

今天,唐青枫又逃会了。
你在枫桥镇找到他时已是黄昏。
“唐师兄,你怎么又跑这里来了?”
你无奈道,向他伸出手。
“快与我回去吧,红渠姐四处找你呢。”
唐青枫不言不语。
他站在那里,静静看着夕阳染红江面,直至日头落山,天空繁星点点。
直到你站得腿麻,他才收回目光,敛下眸,轻笑一声。
“走,我们回去吧。”

今天,唐青枫站在江边吹笛子。
笛声幽幽,不绝如缕。
你静静站在一侧,听了一曲又一曲。
“唐师兄今日不知为何,曲中很是伤感……”
你忍不住关切道,“是有什么烦心事吗?”
唐青枫停了下来。
他静立良久,只低头摩挲着玉笛。
这一曲凤求凰,他终是没有再奏下去。

今天,唐青枫在郊外喝酒。
天边正下着雨,你撑着一把伞,蹲在他旁边。
看他一杯接着一杯,直将自己灌得酪酊大醉。
“唐师兄,少喝一点吧,对身体不好……”
你开口劝道,眼含担忧。
可这次他没有听你的。
“师妹……”
你见酒后的他吻着那枚不离身的缨络,泪水自眼角滑落,与雨水不分彼此。
“我爱你。”

今天的唐师兄看上去好难过啊……
你不由心疼起来。
伸手,想去抱抱他,给予他一些安慰。
正要触及时,指尖却直直没入虚空。
你似是想起了什么,怔怔地收回手,苦笑。
“抱歉啊唐师兄,我又忘了……”
不是你忘了,是唐青枫总是不想记得。
他身后那座墓碑,刻着的,是你的名字。

——————
对,这个是少侠早就死了。
刀片,食用愉快

唐我小段子——关于真武的签文

“唐师兄,你在三清殿求到的那支签到底是什么啊?”
“你想知道?”
少侠狂点头。
“这个嘛……”唐青枫折扇半掩,将声音拉得老长,吊足了她的胃口。
他方笑眯眯地接上一句,“不告诉你~”
唐师兄只这一点不好,偶尔总有些恶趣味,尤其喜欢逗弄少侠。
“切~有什么了不起的……”
少侠难免失望,不满地哼哼了几句。
她嘟囔,“你不说就算了。”
唐青枫笑而不语。
在少侠没有注意的地方,他不住摩挲着手心的签文,直至生温。
眸光温柔似水。

少侠心里委屈,但少侠不说。
可她还是很好奇啊。
唐师兄总是神神秘秘的,不过不打紧。
少侠是真武的少侠,真武山上几乎没有她想打听而打听不到的秘密。
于是她偷偷去找了三清殿轮值的师兄。
师兄听了她的来意,眼神忽有一瞬间地古怪,将她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
看得她无来由地羞恼。
……他们真武养得水灵灵的白菜,是终于要主动拱猪了吗?
“唐盟主求的是,是一支姻缘签。”他说。
少侠一惊,追问道,“签上写的……是什么?”
“你去问问他不就知道了?”
师兄挤眉弄眼。

怎么连真武的师兄也这样……
少侠垂头丧气地往回走。
她没办法了,只好又去缠着唐青枫。
“真那么想知道?”
少侠红着脸点头。
在唐青枫的目光下,她有些窘迫地转开视线。
“想啊想啊,唐师兄你快别卖关子了……”
唐青枫却似是顾左右而言他。
他看着外面的云海,轻轻一笑,“师妹说,真武的签文可灵验吗?”
“这是当然!”少侠拍胸口保证。
她总不能砸自家招牌,何况真武的签文确实玄之又玄,似是正应冥冥之天意。
“大家都说,我们真武的签没有不准的。”

唐青枫的笑意忽而更深。
他摊开手,叫少侠看清了手心的签文。
红鸾星动。
得此签者,必遇良缘。
“师妹说得对。”他笑,“遇见师妹之后,我觉得真武的签文,的确挺灵的。”
“师妹以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