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霁

【唐我】少侠之死(刀子预警)

少侠死了。

唐青枫从移花宫回来,才收到了这个消息。

中原近来正值多事之秋。

一件件,一桩桩,接踵而至,叫人不由心悸。

武林大势之下,一人的死亡,似乎都变得微不足道了起来,无论她曾为这个江湖做出什么贡献。

她的死讯,与其他情报一起,呈上了水龙吟盟主的案桌。


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唐青枫如往常一般拆开信件,展开,怔住。

宣纸上,她的名字以朱砂描过,殷红如血。

他忽然站起身,桌上的茶盏失手打翻,碎了一地。

这怎么可能?!

唐青枫的第一反应,看错了。

第二反应,水龙吟的情报网是时候该整顿了。

这消息失误得有点厉害。


他派人核实。

一连回了三封信,三封信的结论都和上次一样。

唐青枫想,兴许是同名同姓犹未可知。

再查,依旧无误。

唐青枫忍无可忍撂下笔,直接喊来送信的探子盘问。

探子不忍,低声道一句,盟主您节哀吧。

全江湖都知道,少侠死了。 


节哀?节什么哀,还有什么叫少侠她死了……

唐青枫怔怔地站在那里,半天没回过神来。

待清醒过来,桌角被不甚捏碎了一处,指尖划破流了血。

他松开手,感觉不到疼痛,也没有去包扎。

再开口时,声音沙哑。

“何人杀了她?”

“公子羽。”


少侠死时年不足双十。

收敛遗体的是秦妙手,主持葬礼的是沈孤鸿,蓝铮最先从伏龙谷赶回来为她守灵,后来则是她的同门。

唐青枫摩挲着信纸,不知在想什么。

她生平行侠仗义,结交遍天下,下葬那天该是很热闹的吧。

新朋友,旧朋友,齐聚一堂。

只是唯独没有他。

若真有魂灵在,她又该怎么想呢?

是怨她的唐师兄太过薄情?还是觉得他有所苦衷?

大抵是后者吧……

彼时唐青枫正在移花宫养伤,算算时间也赶不回来。

大家合计了一下,决定暂且瞒着他。


最后才收到消息的唐青枫,没有说什么,也没有责怪谁。

他只是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许任何人来探望。

就这样不吃不喝,整整一天。

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那种感觉,连唐青枫自己也没法形容。

他只觉心头是空茫茫的一片。

什么也没有。

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唐青枫失落了心头最重要的东西,可他自己也没法说出是什么。

只是一抬头,山川湖泊,日月星辰,皆寂寥了起来。



少侠葬在一处风景不错的地方。

依山傍水,有明月朗星为伴,清风拂来阵阵花香。

据说伏龙谷主沈孤鸿亲自挑的地方,难得的清净之地。

唐青枫甚至动了一个念头,若他退隐,在此地结庐而居也是不错。

他想想,觉得少侠大致也是会这样想的吧。

沈孤鸿倒是挑了个好地方。


唐青枫特意拎了酒来祭她。

他取了两个干净的杯子,挨个斟满。

“上好的烧刀子酒,从北川那里拿的。我记得曾说过要与师妹共醉一场,可惜之前抽不出时间,后来受了伤不让喝,眼下正好补上。”

斟到第二杯时,他的手顿了顿,又笑道,“不过这酒甚烈,师妹酒量浅,还是少饮为妙。”

野外无人,风声依旧。

唐青枫一仰脖,将杯中酒饮尽。

“至于我嘛,想来今日醉上一天也是无妨的。”

“在东海养伤的日子挺无聊的,没有火锅,也没有花椒。那时你来看我,我很开心,哪怕只是和我说说话也开心。”

“你走之后也没个人陪我聊天,我就更无聊了……”

“我无事时就常去海边看鱼吐泡泡。看着看着,倒真有所感悟。随手做了点小玩意,找人分享时才想起你已经去了中原……”

“八个傀儡我修好了,和以前的一模一样。你不是很想念桑叶吗?我这次把她带来了,本想让你看看……”

唐青枫的声音忽然一停,却没了下文。

只是叹气。


天边愁云压顶,似是马上要下雨了。

“师妹之前说过的话,我可还记得呢。”

“说好了要等我回来的,如今你可是失约了……”

唐青枫合上红叶扇敲了敲墓碑,如以往轻点她额头那般亲昵,“失约当罚,让我想想,该罚你做什么好呢?”

冰冷的坟墓不会给他任何回音。

“……算了,我可舍不得罚师妹。”

他静默了一阵,扶着额,轻轻笑了一声。

“要怪,也是怪我这个做师兄的,没开个好头吧……”

“师兄往日甚是惫懒,怎么今日师妹也学起我来了……”

声音渐渐飘散在风中,听不分明。


唐青枫不知怎的就安静下来。

指尖划过碑文,上面熟悉的名字。

“师妹,我回来了。”

他勉强扯了扯嘴角想笑一笑,却更像在哭。

“抱歉,我好像回来太晚了……”

雨点从空中落下,很快连成了一片。


唐青枫在嘲天宫一战中重伤,本该在移花宫中闭关养伤几年。

他心忧在江湖的少侠,伤势未愈便匆匆赶回中原。

不料,还是迟了。

这一迟,只怕便是一生的错过……





“……秦兄。”

“啊?”

“能劳烦你闭嘴吗?”

一直在絮絮叨叨的秦妙手果断闭嘴了。

盖因少侠的脸色,委实有些吓人。

刚才若非他死活拉着她,只怕她就忍不住冲到唐青枫面前了。

事实上,若非顾及入魔的公子羽或许暗中窥视,若非不想打乱了沈孤鸿与蓝铮的谋划,她是一定要这样做的。

秦妙手心里叹了口气。

算了算了,人之常情,多担待一下吧……

少侠什么也没有说。

她一步一步,缓缓走到墓前。

拾起那个酒坛晃了晃,里头犹有残酒。她凝视片刻,忽一仰脖,一滴不剩地喝个干净。

那酒烈,呛得她眼泪都掉下来。

最后,她扣下面具,转身。

“我们走吧。”

唐我——关于比剑

   

        少侠这个月第十一次找上唐青枫。

        她兴冲冲地“唐师兄,我们来比剑吧。”

        唐青枫答应了,一如前几次一般。心想大不了这次留几分力,莫叫师妹输了就是。

        他缓缓打开红叶扇。

        “不不不……”少侠出乎意料地摇摇头。

        “我说的是,比剑。”

        她朝他晃了晃手里的剑,笑得不怀好意。

        “我们来比剑法吧,唐师兄。”

        ……由此可见,中华文化果真博大精深。


        这本不是一场公平的比试。

        少侠自幼练剑,一晃十年,剑法不说登峰造极,也是小有所成。

        反观唐青枫呢,唐门移花宫皆不以剑法见长。平日里少侠见他用扇子用暗器,见过他用傀儡用笛子,却不曾听闻他使剑,想来剑法稀松平常。

        莫怪少侠想胜之不武。实是此前十战九输一平,这一平还是唐师兄故意让之。她好胜心起,太想赢一次唐师兄了,哪怕只是玩闹。

        唐青枫还是答应了。

        不出意外地,十招之内,被少侠轻轻巧巧地挑落了剑,架在脖子上。

         “唐师兄,承让了。”

        她盈盈一笑,眨着眼睛几分得意。

        唐青枫输了比试也不见恼,反跟着勾唇一笑,笑得真心。

         “唉,原来唐师兄是真的不会用剑啊……”

        少侠有些失落,她原以为唐师兄真的什么都会呢。

        唐青枫眨了眨眼睛,一摊手,承认地爽快,“我的确是不会用剑。”

        他又笑,“不若师妹来教教我,可好?”

        刚赢了一局,少侠的自信心正有点小膨胀。

          “哈哈,这有何难!”
 
        她信手挽了个剑花,笑着答应了。

        少侠教唐青枫剑法。

        起初还好,只是教人练剑,总难免有些肢体接触。一不留神,就变成了手把手教。

        少侠教到一半,越发觉得这个姿势颇似耳鬓厮磨,不由脸红耳赤。

        “师妹在想什么?”

        少侠脱口而出,“在想你啊。”

       “哦?”

       “没……我是说……”她耳根烫得厉害,忙寻借口,“唐师兄你进步好快啊。”

        唐青枫收了剑,顺手为她别过耳后鬓发,笑道,“明明是师妹教得好。”

        灼热呼吸轻轻拂过,少侠腾地脸红了,连手脚都不知往哪里放好了。

        偏唐青枫还是一本正经地问她,“师妹我方才那招可练对了?”

        “对,对啊……”

        “可我总觉得尚不足,师妹可否再教教我?”他的手不经意间搭上她的手背。

        “当然,可以啊……”

        “哎,师妹怎生脸红得厉害?”

        “那个……天太热!”

        唐青枫看看院内秋风萧瑟,再看着少侠,后者满脸通红。

        他轻轻笑了一声。

        “哦~看来这天气是挺热的啊。”

后记

        直到后来,少侠才知道唐青枫剑法精妙,尽得祖师花无缺真传,还有一把随身软剑名唤缺月。

        说什么打不过她,说什么不会用剑……只能说是套路太深。

        少侠气势汹汹就要拔剑去找他说法。

        不料,却被他一把揽腰抱在怀里。

        “夫人莫闹,小心动了胎气。”唐青枫唇角微勾一笑。

【唐我】又来发刀子了。。。



      多年之后,唐青枫依旧潇洒不羁,笑走江湖,孑然一身。

      眼看着一年花又落,唐门上下为他的终身大事真是操碎了心。

      连唐青容也来找他,闲谈时问过他可有意中人。

      唐青枫不慌也不忙,笑吟吟道。

     “我的意中人嘛,长相不说绝色,至少也该是清秀可人,性情相貌人品样样都好,只是有些不太聪明……”

      唐青容闻言心头一震,下意识看向他。

      只见唐青枫折扇挡了脸,露出那双眼笑意点点。

      他笑,“若非不太聪明,怎会到现在还未没找到我?”

     不过是唐青枫信口诌的。只是他形容得那般情真意切,倒好似真见过这样一个姑娘般。

     唐青容心疑他是想起了什么,下一刻又觉得自己多心。


      ……


      待姐姐走后,唐青枫继续坐在空旷的院子里自斟自酌,却将整整一壶美酒悉数倒入泥里。

      那个他心上的姑娘是真的不聪明,还有些傻傻的,第一次见面就被他骗得团团转。

      她这辈子演技最厉害的一次,是在生命的最后,亲手递了杯加料的酒,骗他饮下。

      她说,“对不起唐师兄你忘了我吧,以后别再想我了。”

      真傻……怎么可能忘呢?

      唐青枫这么聪明,他什么都知道。

      可他若不将那杯苦酒喝下,又怎能让她走得心安?

      唐青枫仰头看天,今夜乌云漫天,无风无月,亦无星辰。

      像极了她走的那夜。

      都说人死后会化为天上的星星,继续看着地上的人,想来都是骗人的。

      他灌了一口酒,轻声道。

      “师妹,我很想你。”

      “至少今天,可以吗?”

      

……


【唐青枫】酒肆杀机(记一个暂时只有开头的脑洞)


    “我要你杀一个人。”

    “谁?”

    “唐青枫。”

    “水龙吟的唐盟主师承两家武艺高强,我如何能杀得了他?”

    “旁人不能,你却可以。”那人说,“你只需将毒放入酒中,让他喝下即可”

    小小的白瓷药瓶, 连同鼓鼓囊囊的绣金钱袋,一并被推了过来。

    五十两黄金。

    她掂了掂钱袋,柳眉微挑似笑非笑,“莫要欺我不懂行情,水龙吟的盟主,难道就值这么点?”

    “这不过是定金。事成之后,另有千金酬谢。”

   窗外,一阵惊雷划过。

   她轻轻一笑, “成交。”

  

    九华有一个依山傍水的藏锋谷。

    藏锋谷里有家酒肆,酒酿得好不好不说,那位名唤红袖的老板娘却是生得一等一的美艳。

    肤白貌美,纤腰修眸,一双勾人的丹凤眼或嗔或笑,烟视媚行。

    一看就是不安于室的面相。

    大家都说,来往客人多半不冲着酒,是冲着这老板娘来的。

    有道流言纷纷可杀人。这罗敷美貌而无夫,还整日抛头露脸从不收敛。坊间自然少不了闲汉村妇指指点点,在背后嚼些舌根头。

    红袖权当耳边清风,依旧我行我素。

    这名声不名声的,哪有自己过得快活重要?哪有白花花的银子重要?只要不到她跟前来讲,她也懒得理会。

     若有那不长眼的客人,只管打折腿扔出去就是。

     但也不是所有客人都那么容易打发走的。

     夜里走多终遇鬼,她这客栈开久了,也终于遇上了不速之客。

      这日天公不作美,下了场雨。

      这雨还淅淅沥沥地下个没完,红袖实在受不了屋内这股子湿气霉气,叫人身心都不舒坦。

      左右今日也没什么客人。

      红袖拧着眉,一口气在角落里全点上了惯用的熏香。方长舒了一口气,又给自己沏了壶热茶,慢慢品着。

      香料的气味混着茶香,形成了一种颇为奇异的气味,在缠缠绵绵的阴雨天里,颇有些让人昏昏欲睡。

      她开始无聊到数着铜板玩,数到第四十六个铜板时,帘子忽然一掀开,一阵新鲜空气跟着涌入,冲淡了茶香。

      铜板在红袖的指尖转了转,随即滑落在柜台上。

      没人捡起。

     

      店里来了个戴着斗笠的客人。

      灰衣,相貌平平,属于扔人群里也找不着的那种。

      他夹着把油纸伞,拎着落了灰的包裹,步到柜台前。

       不是个普通人。

       那身上带的隐隐血煞之气,隔老远,她也嗅得出来。来往那些个刀口舔血的江湖人,也没多少这般血气重的。

       红袖不着痕迹地皱了皱鼻子,再抬头却换上了迎客的招牌笑。

      “请问客官需要点什么?”

      有道是来者是客,断没有把银子往外退的道理。她如往日一般盈盈笑着,薄唇轻吐便是拉拢生意。

      “店小物薄,唯有这酒还算不错。客官不若小酌几杯?”

      说着,她主动斟满酒,笑着殷勤地递来。

      酒盏却被挡了回去,“我不喝酒。”

      客人说,“我来,是想跟老板娘做一笔生意。”

     “客官莫要拿奴家说笑……”

     红袖倒也不恼,口中吃吃笑道,“这里可是酒肆,客官既不喝酒,咱们又做哪门子的生意呢?”

      客人却不笑。

     “自然是……”他说,“杀人的生意。”

      门外的雨越来越大,风声雨声,盖过了心跳声。

      原是个不速之客。

      “那客官怕是走错地方了。”
   
     红袖的笑意冷了冷,“小店做的可是正经买卖,谈什么打打杀杀的,真叫人害怕……”

    一袋银子被放在她面前的柜台。

    “这些可够我与老板娘相谈了?”

    红袖飞快地扫了一眼,重新勾唇笑了笑。

    “出了门左拐多走几里路就是芳华谷,悬赏榜上有的是好手愿接这单子,客官何苦为难我一个卖酒的?”

    她话里已带逐客之意,客人却不动。

    “实不相瞒,我已金盆洗手,不问江湖事久矣……”

    又是一袋银子,同一时间,匕首抵上她的喉咙。

    红袖不觉咽了咽口水,干笑了几声。

    “客官您请说……”

    于是,有了开头的那番对话。

   

    炉中香烟袅袅,被风吹散了,不一会儿又重聚。

    人走,桌上的茶水渐渐凉了,却分毫未动。

    唐、青、枫。

    唐门的大少爷,移花宫的后人,水龙吟的盟主。

    红袖玉指纤纤,蘸了点碧绿茶水,在桌面上划下这个名字。

     她蹙了蹙眉,托着香腮似是陷入深思。

     别的不说,唐青枫此人,红袖自问还算有些了解。

     他是这小店里的,为数不多的常客之一。

【唐我】一个丐帮少侠的小段子

少侠是个丐帮弟子。

丐帮弟子在喝酒方面都是狼灭,但少侠似乎是个意外。

唐青枫看着明明约他出来喝酒却反把自己喝倒,醉得两颊生红晕,眸中带着朦胧水雾的少侠。

她打着酒嗝,抱着酒杯不撒手,嘟囔着,“唐、唐师兄……你也喝呀……”

有点可爱。他忍不住想。

轻轻伸手戳了戳她的小酒窝,极软的。

对方不满地翻了个白眼,却半点威慑都没有,还软软糯糯地哼了一声。

但也有点令人头疼。

例如唐青枫送她回房时,她抱着他的腰,跟个八爪鱼似的缠着死活不松手,还蹭来蹭去。

“唐、唐师兄……”

这戒心都喂了李红渠养的小白狗了。

唐青枫心情复杂。

一想到和她喝过酒的人不止他一个,他心情就更复杂了。

“师妹酒量不好,酒品也不好,也敢随随便便出来和人喝酒?”

“什么人?心上人啊……”

少侠如是说。

她搂上唐青枫的脖子,顺便在他唇边亲了一口。

如题,什么也不说了,挂一个人
天刀话题貌似挂不上去,试试在唐我话题挂一个
前6p都是在她那篇截的,关于发文时间我手慢了一步还没截图就被删了
最后1p是我发过的文,大家在我的主页以及微博都可以看到的
@希璐不是爸爸
我知道你删了,但关于这件事,我想说,你是否还欠我一个道歉?

唐我短篇

    今天,风和日丽,阳光明媚。

    真是一个逃会啊不是,游玩的好日子啊。

    水龙吟的唐大盟主又双叒叕在集会前失踪了。

    刚从外面浪了一圈回来的少侠,再一次临危受命,行走在满山遍野找唐师兄的路上。

    唉,不说了,命苦……

    途径一个小树林时,她眼尖,忽然发现了唐青枫的傀儡立在不远处,湖边一块大石头边上。

    不由一喜,心道,傀儡在此地,身为主人的唐师兄必定不远。

    再看,石后似有蓝色衣角隐约闪过。

    于是少侠顾不得多想就跑了过去,喊了一声,“唐师兄!”

    然后她看见了唐青枫。

    墨色长发湿漉漉地散在肩上,上半身一丝不挂露出匀称的腹肌,半个身子浸在水里。

    是的,唐师兄他在泡澡……泡澡!

    看到这一幕,少侠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同一时间唐青枫顺着声音望来,看见了少侠。

    先是一愣,然后双双连耳朵尖都红了。

    “咳……”

    除却一开始的窘色,他倒是非常淡定地,至少脸上非常淡定地,将自己沉入水底,并向少侠打了个招呼。

    “师妹是你啊,好巧。”

    她下意识回道,“唐师兄好……”

    ……啊不对!

   “你你你!”少侠整个人都结巴了,脸上浮着红晕,眼神还四处飘,“咳,唐师兄你洗好了没……先把衣服穿好吧……”

    唐青枫顿了一下,还是待在水里没有出来。

    “那个,师妹啊……”

    “怎、怎么了?”

    他拨了拨四周的水花,无奈道,“你在这里,让我怎么穿?”

    “……啊?”

   “难道师妹还想看着我更衣不成?”

   唐青枫抱着手调侃似的笑了笑,脸颊上却带了点可疑的红晕。

    少侠猛地反应过来,从脖颈到耳根都刷地红透了。她几乎是立刻僵硬着背过身去。

    “啊……抱,抱歉!”

    她捂脸,“唐师兄我不是故意的……”

    “无妨。”唐青枫起身抖落一身水珠,拿过一旁的衣物靴子飞快穿上,嘴上也没闲着。

   “其实师妹想看的话,我也不介意让师妹看的。”

   “不我不想……”

   “别害羞嘛,反正该看的不该看的,师妹方才也看了。”

  “……我不是我没有!”

  “师妹对我的身材可还满意?”

   非常满意。没想到唐师兄平日穿衣显瘦,脱了衣服还有八块腹肌和人鱼线,好想摸一下试试手感……停停停!打住!

   “你闭嘴!”少侠捂着耳朵,脸更红了。

   我求求你别说了……

   身后传来唐青枫的一声轻笑。

   他说,“好了我穿好了,师妹可以转过来了。”

   少侠回头。

   唐青枫将蓝色外衣随意披在身上,领口处松松垮垮,露出了点白皙的锁骨。墨发未及束起,发尾处残存着水汽。

   连素来潇洒不羁的含笑眉眼,此刻都仿佛被水雾氤氲得温柔而多情起来。

   ……这人长得太犯规了。

   “唐师兄怎么会在这里……洗澡?”

   “咳,这个问题嘛,说来话长……”

   “……请长话短说。”

   “好吧。”唐青枫清了清嗓子,“是这样的,今天天气很好,是个适合出来游玩的好日子……”

    所以你就逃会了是吧?少侠内心吐槽。

    “然后呢?”

    唐青枫说,“然后,我途径此湖时,想垂钓一番。不料钓上来的鱼力气太大,我一时不察,竟让它逃了不说,还溅了我一身水……”

    他遗憾地叹了叹,“哎,实在失策。”

    少侠:“……所以呢?”

    唐青枫:“所以,我就顺便在湖里洗了个澡。”

    少侠:“……”

    少侠花了些时间才理清了其中关系。

    钓鱼不小心溅了一身水=衣服湿了要换一身,一时没得换就在湖边洗洗=哎呀反正左右都要洗,不如在这里顺便洗个澡吧

     ……很好,这很唐青枫。

    “……光天化日之下,唐师兄就这样大大咧咧地在这里洗澡?!”

    少侠咬牙切齿,“万一被人看见了如何是好?”

    “放心放心,我不是让桑叶守着呢嘛……”

    唐青枫摇了摇扇子,不以为然。“再说荒郊野外,怎会有人来看?”

    “有啊,我不就是!”少侠的反驳脱口而出。

    唐青枫从善如流地改了口。

    他说,“哦对,那师妹是为什么会在这里?”

    少侠……少侠忍不住脸红。

    “我只是来找你开会……谁,谁知道你会在这里……”

    “哦……那还真是无巧不成书呢~”

    “……唐师兄!”

    “哎哎,我可什么都没说啊!我只是说师妹和我有缘而已。”

    少侠决定放弃挣扎。

    她捂着脸,弱弱道,“唐师兄,对不起,我错了……”

    “无妨,又不是什么大事。”唐青枫笑眯眯道。

   “那就好……”少侠松了一口气。

    然后她听见了唐青枫的下半句,“反正,师妹对我负责就好了啊。”

    少侠:?!我是谁我在哪

    唐青枫一合折扇,从容笑道,“师妹看也看过了,下一步难道不是该负责吗?”他还眨了眨眼睛。

   “啊……”少侠涨红了脸,“哪有这样的?”

   “还是说……”他尾音似带了些委屈,“师妹其实对我无意?”

   “不是……是!唐师兄我……”

   “哦?那到底是还是不是?”

    少侠的脸涨得通红,梗着脖子半天说不上话来。

    唐青枫看她这模样看得有趣,不由轻笑一声。也心知此事不急当循序渐进,眼下逗得太过了反倒不好。

   “好啦,不逗你了,开个……”玩笑。

    哪知少侠忽然闭上眼睛凑过来,吧唧一口亲在唐青枫唇角上。

    唐青枫……唐青枫有点懵了。

   “负责就负责!”少侠一咬牙一跺脚,红着脸道,“回去我就禀告过师长,向唐门提亲!”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跑了,留下唐青枫在风中凌乱。

   惊喜来得太突然,先让我缓缓……
 
    等等,提亲?!

    唐青枫:……不师妹等等你先回来!我觉得,关于谁对谁负责这个问题我们还是要说一下……

   

  后记

    关于提亲这个事情,少侠还认认真真给唐门去了一封信。

    唐门的回信是寄来了,不过是寄给唐青枫的,但第一时间没人收。

    关起门来的唐青枫,正与少侠就着“到底谁才是负责的那个”的问题进行了一番深入交流。

    结果嘛……唔,还成吧。

【唐我】红叶

楔子


唐青枫的扇子,名唤红叶。

珊瑚为骨,绢丝之绣做面,扇间红叶栩栩如生。扇坠是上等的琥珀,中嵌初生枫叶一枚,其下更缀缨络,名唤清水长流。

更有那夕照之香,若有似无,艳冶而不失清雅。


(一)夕照之香


唐青枫很喜欢红叶,时常把玩,爱不释手。久而久之,连身上也染上了夕照之香的味道。


是了,夕照之香来历背后,还别有一段故事。赠他扇坠的好友齐落竹曾在闲谈中提及。


说起来,还需感谢一人。


唐青枫闻言微怔。


盖因这段故事里,牵扯了他的另一位友人,少侠。


林下为护夕照花与宵小一战,夕照花开之时传话齐落竹,又寻谢巧樱编来缨络。就连给缨络染色的松针草,也是她亲手采来。


而这些,少侠从未与他提及过,只言片语亦无。


唐青枫若有所思。


最后,他请少侠吃了一顿红泥火锅,以示感谢。


“唐师兄,你直说吧。”


吃到一半,少侠正色道,“又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


“哎哎师妹想什么呢……”他展开折扇,笑道,“只是闲来无事,想请你吃顿火锅也不行吗?”


少侠马上表示会意。


“唐师兄放心我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是你把红渠姐养的小白狗染成了唐三的样子……”


“我不是我没有,红渠早就知……”他清咳一声,摇摇头,“不对谁跟你说是这个了……呃,就不能想点好的?”


“哦哦,那就是你又逃会了打算拉我一起背锅?”


他眉头一挑佯怒,却忍不住笑着,红叶扇不轻不重地敲了敲她的头,“没大没小……怎么和师兄说话呢?”


“疼疼疼,师兄我错了别敲我头……”


听明缘由之后。


“原来是因为这个。举手之劳而已,师兄何必这般客气。”

少侠揉着额头嘟囔,“唐师兄不提我都快忘了……”


她的语气自然,眸间是风轻云淡。


还真不是客套话,看来是发自内心认为这件小事不值一提。


他沉默片刻,复而轻笑。


“所以,这火锅你还吃不吃?”


“吃!”


……


唐青枫素来洒脱不羁,为人处事一向随性惯了,故而行踪常常飘忽不定,令人捉摸不透。


就连水龙吟的人,往往也因为找不到盟主而头疼不已。


但例外总是有的,也就是上面所说的,人称少侠的那位。


她似乎总能找到唐青枫,无论在何时何地,何种情况下。


一次两次,姑且还能算是意外,是巧合,顶多夸她一句追踪之术了得。


那倘若次次皆如此呢?


再说这少侠八荒出身,名门正派,哪有功夫去学什么追踪之术?以她的性子,不被人追踪就不错了。


于是在又一次逃会偷溜,又是被她第一个找到之后,唐青枫终于忍不住对她问出了那个问题。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少侠竟被问倒了。


“这个……我也不知道啊。”


她犹豫了许久,末了诚恳地说,“我真的是随便找找,只是觉得唐师兄可能会在这附近,就过来看看……”


哦,随便找找……过来看看……


然后顺便第一个逮住了失踪的唐盟主。


唐青枫心道,这话要被水龙吟的探子听见,怕不得羞愤得要具体跳河了。


他忍不住抬眼看她。


少侠的眸中澄澈,或许还含着些遇到难题时的苦恼与纠结。


别的,没有了。


她说,“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这说的是大实话,从不掺假。她本就不会说谎。


她甚至还没有意识到,全然掌握水龙吟盟主的行踪,代表着什么。


不过也只有她,只有少侠,是无妨的……


唐青枫这样心想。


“啊……我想起来了,大概是因为唐师兄身上,有一种特别的香味。”


极轻,极淡,由红叶扇自带,通常只有黄昏入夜才会闻到的……


少侠冥思苦想之后,终于分析出这个结论,“是夕照之香。我可能……啊不,一定是顺着它才找到你的!”


她说得信誓旦旦。


唐青枫:……


唐青枫还得顺着她:“那师妹你鼻子挺灵啊。”


“是啊。”至今仍分不清各种香料的少侠居然也敢点头。


唉,罢了……


指望这傻丫头想明白,也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去,倒不如……


“所以师兄你看此事若被青龙会知道了多危险,没事还是少往外……”


“……我突然想起还有事先走一步了师妹回见!”


“哎等等!唐师兄快回去开会啊!”


(未完待续)


【唐我】关于一只怕鬼的真武少侠

少侠怕鬼。

说出去可能会让人笑话,身为真武山出身的坤道弟子,无论是武学还是道法修为都精深,到哪儿哪儿都能被人称一句道长的少侠……

她怕鬼,很怕鬼,非常怕鬼。

这个细说起来大抵与她的童年阴影有关,在此暂且不言了。

万幸的是,直至今天,除却知根知底的同门以外,江湖上无论是朋友还是敌人亦或是陌生人,都无人能看出这一点。这为她挽回了一些颜面。

但是,是截止于今天……

“唐唐唐唐师兄!!救命啊闹鬼了啊啊啊啊啊!!”

真•撞鬼的少侠整个人都不好了,回过神时已经下意识扑进离她最近的唐青枫怀里,搂着他的脖子尖叫。

“公子,这位唐公子,快让这位真武的女道长收了剑,绕奴家一命吧……”

被锋锐剑气划破了衣角的女鬼比她还瑟瑟发抖,哭哭啼啼,甚至特别识时务地跪倒在看上去•比较好说话•唐青枫面前抱着他的大腿求饶。

被迫完成左拥右抱成就(啊不是)的唐青枫一点也不开心,甚至看上去还有点生无可恋。

但本着骨子里的世家风度,唐青枫还是很有礼貌地合了折扇,先对抱着他大腿的女鬼温和而不失尴尬地微笑。

“这位……姑娘,是否该先放开我?毕竟男女授受不亲,何况你我素昧平生,这样怕是有损姑娘名节。”

女鬼死命摇头:“我不放!再说都做鬼了还要什么名节……”小命最要紧好嘛!

唐青枫扇子一指,示意她去看少侠剑匣里露了半截的双剑,再度微笑。

画个高亮,真武弟子的随身双剑通常都在三清殿中,祖师爷前供奉过。嗯,辟邪有奇效。

女鬼:……惹不起惹不起。

于是瞬间怂怂地放手了,退出三尺之外。

然后她看见唐青枫是怎样一脸温柔(?)轻声细语地安抚着伏在他膝盖上捂着脸吓得呜呜呜哭出声的少侠。

“师妹乖别怕,没事了,没事的……”

“嗯,我在呢,有我在呢。我不走……”

“鬼有什么好怕的?没什么好怕的,师妹最厉害了,鬼不敢来……”

“别哭别哭……什么丢脸?不不不一点不丢脸,师妹最可爱了……”

……

女鬼:嘤,赤裸裸的区别对待。

一脸冷漠。

鬼生艰难,为什么死了还要吃狗粮。

还有啊,讲点道理好伐,你一个真武山上供奉三清的道士,还浑身正气百鬼辟易……我们之间到底是谁吓谁啊!

心愿(一个好久之前写的唐我小段子)

唐青枫有一个心愿。

“愿此生能寻到一个点燃我心头火焰之人。轰轰烈烈,只为一人燃烧。”

他这样说时,在与少侠一起吃红泥火锅。

“哦……”少侠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低头继续吃。

这让他有几分不满,“师妹,你好歹给点反应好不好?你这样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于是少侠放下筷子,很给面子地鼓了鼓掌。

她想了又想,赞叹了一句,“唐师兄的心愿很浪漫,嗯,非常浪漫……”

唐青枫扫了她一眼,见她乖巧模样,暗暗叹了口气。

他折扇摇了摇,开口转移话题,“别说我了,说说师妹吧。”

“你的心愿是什么?”

“心愿?我没有什么心愿啊……”

少侠头也不抬,不假思索地随口答道,“那就希望唐师兄能实现心愿好了。”

唐青枫手中折扇一顿,“我是说你自己的心愿。”

少侠咬着筷子,为难地思索了一二。

“那……江湖安定,天下太平?”

“师妹的理想很是远大……”唐青枫赞了一句,给她碗里夹了一块肉,“就是太远大了一点。”

还是先脚踏实地吧。

“好吧,那就……在以后的每一年里,我们也能坐在这里吃火锅好了。”少侠叼着肉,状似随意地开口。

她的眼神却不似说笑模样,没来由的认真。

这有什么难事……

唐青枫很想笑她,笑她的心愿实在是太简单太渺小。

可他却笑不出来。

青龙会气焰越发嚣张,与四盟之间已是剑拔弩张之势。在公子羽的剑锋下,谁又能保证自己一定能安然无恙呢?

连这般简单渺小的心愿,于他二人,却是不能担保了。